<rp id="198bw"></rp><tbody id="198bw"><pre id="198bw"></pre></tbody>

<span id="198bw"></span>
<em id="198bw"></em>
  • <em id="198bw"></em>
    <li id="198bw"></li>

    當前位置:首頁 >>曝光臺

    中途曾差點擱淺 億元光伏財政補貼為何被騙領

    【字體: 】 【編輯日期:2018-02-28】 【作者/來源:龍飛】【閱讀:19255

     

     

       

      國家審計署專項調查之后,一起發生在湖南、歷時數年的億元騙補大案揭開了真相。

      “中間人申報”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一份報告指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作為新興行業的光伏產業遭遇寒冬,光伏組件出口銳減。為了穩定和支持這一行業的發展,我國及時啟動國內應用市場。一方面國家開始建設大型光伏電站,另一方面,也啟動了與建筑結合的分布式光伏發電計劃。金太陽示范工程由此應運而生。這一最早由國家科技部和財政部提出的項目,成為光伏企業走出困境的重要契機。

      據悉,中央財政為此共計安排了111億元資金,支持了362個項目,累計裝機規模1311兆瓦。財政的補助資金采取了預先撥付70%,完工后再結算剩余30%的方式。

      2012年,曾在一家新能源公司工作的張景(化名),加入湘西蘭天武陵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湘西蘭天公司”),擔任副總經理。

      2016年中,張景在供述中交代,參與分布式光伏發電需要兩個條件:一是建設指標,二是屋頂的資源。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國家力推的金太陽工程發電項目中出現“中間人申報”現象,是因為申報花費較大,一旦沒有申報成功,前期的努力就付之流水。很多企業的負責人不敢擔責,就會讓“中間人”申報,讓他們以國有企業、外資企業、上市公司的牌子去申報,形成了一種“風險投資”——如果沒有成功,“中間人”就得吃大虧;如果申報成功,“中間人”可以賣給企業,從中賺錢。

      張景走的就是“中間人”道路。

      轉讓協議

      據張景在接受公安機關訊問時的供述,他最初的想法是,拿到屋頂資源,然后與有志于做光伏發電的大企業合作。為此,他先后與湖南多地的經濟開發區、工業園聯系,都得到了積極的回饋。2012年9月,張景結識了國內知名的光伏企業英利集團華南片區負責人武某,武某同意讓張景用英利集團名義申報。

      獲得大企業的支持后,張景聯系原來結識的那些工業園區,一級級向上申報。最終,湘西經開區、益陽龍嶺工業園、岳陽經開區、張家界經開區4個地方被確定。由此,英利集團承接了湖南地區的90兆瓦金太陽光伏發電項目。

      然而,2013年,英利集團改變計劃,準備放棄在湖南的上述4個項目。

      記者查詢到,在呈報給湖南省財政廳、發改委、科技廳的《關于申請撤銷蘭天武陵國際汽車城屋頂發電項目、益陽市龍嶺工業園金太陽光伏發電項目、岳陽經濟示范區金太陽光伏發電示范項目、張家界經濟開發區光伏發電示范項目的請示》文件中,英利集團提出了退出的理由:在合同電價方面無法與部分企業主達成一致;隨著光伏行業典型企業的破產重整,行業陷入了較大資金困難,銀行信貸縮緊,導致融資困難。而財政補貼初始下撥的資金較少,加劇了項目啟動的難度。

      張景供述,由于在這幾個項目中投入很大,他開始尋找接盤的機構。

      來自上海的企業家顏學海,表示對此有興趣。

      公安機關的調查顯示,2013年5月15日,張景在昊坤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昊坤能源”)簽訂了50兆瓦的轉讓協議;6月3日,他再次與昊坤能源簽訂了40兆瓦的轉讓協議。兩項轉讓總成交價為1750萬元。

      4家“蘭天公司”

      2016年4月,國家審計署上海辦財政部專項延伸小組的一份報告顯示,目前逃亡于國外的的顏學海是湖北洪湖人,1971年出生,本科就讀于燕山大學,復旦的法碩,曾交流到法國某大學學習法律,回國后創辦了上海市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并成為負責人。其律所的主要領域為金融證券、房產融資法律服務、IPO法顧等,在業內有著較高的名氣。

      2009年,顏學海成立了上海坤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為昊坤能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從事太陽能發電站建設。昊坤能源是多個新能源項目的母公司。

      張景說,回到湖南后,他找到了湘西蘭天公司的法人代表,用該公司的殼子去接盤英利集團的90兆瓦項目;同時鼓動顏學海在長沙建設1~2個兆瓦的項目,來證明公司的實力,為今后到財政廳變更項目主體做鋪墊。

      湖南省益陽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顏學海在湖南相繼注冊成立益陽蘭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陽蘭天公司”)、株洲蘭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株洲蘭天公司”)、湖南蘭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南蘭天公司”)和常德蘭天武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常德蘭天公司”)4家項目公司。

      2013年6月7日,張景借用湘西蘭天公司的名義向湖南省財政廳書面報告承接英利集團取得的湖南省90兆瓦金太陽示范工程光伏發電項目指標,湘西蘭天公司聲稱昊坤能源在湖南設立的4家蘭天公司為湘西蘭天公司的子公司。

      2013年6月13日,英利集團向湖南省財政廳、發改委、科技廳書面報告放棄湖南省90兆瓦金太陽示范工程光伏發電項目指標。

      2013年7月,湘西蘭天公司獲批承接英利集團在湖南申報的90兆瓦金太陽示范工程光伏發電項目指標。至此,英利集團原來承接的金太陽示范工程湖南90兆瓦的項目,順利地平移到了顏學??刂频?家公司手中。

      揭開蓋子

      國家審計署的調查表明,項目承接成功后,昊坤能源注冊成立的湖南蘭天公司、株洲蘭天公司、常德蘭天公司、益陽蘭天公司4家項目公司在湖南長沙、株洲、常德和益陽進行90兆瓦金太陽示范工程光伏發電項目的建設,并分批申報領取金太陽示范工程項目補助資金。2014年8月和9月,北京鑒衡認證中心(以下簡稱“北京鑒衡”)兩次對湖南蘭天公司等4家公司在湖南長沙、益陽、株洲和常德的光伏發電項目進行審核驗收并出具了合格的報告文書。截至2015年6月30日,湖南蘭天公司等4家公司共從湖南省財政廳領取金太陽示范工程項目補助資金3.73億元。

      2016年,國家審計署作出了《湖南4戶關聯企業涉嫌偽造資料騙取中央財政金太陽示范工程補助1.16億元》的專項報告。文中指出,2014年,湘西蘭天公司承接原來英利集團2012年金太陽示范工程項目4個,分布在45個企業。審計部門核實發現,湘西蘭天公司45個子項目中38個存在不同程度問題,涉嫌騙取金太陽補助資金2.66億元。其中,16個項目未安裝或者少裝多報騙取資金,審計署2014年9月審核時,共有紅星燈世界、湖南開關事業公司、神久機械有限責任公司等8個子項目沒有安裝,設計裝機容量11兆瓦;沅江高新技術產業園區、株洲光明重機、攸縣工業園等8個子項目多報裝機容量15兆瓦,項目未裝機或者少裝共多獲得補助資金11587萬元。此外,15個項目安裝后未實現并網發電,設備閑置或隨之拆除,涉及裝機容量14兆瓦,補助資金6184萬元。

      此后,公安部對審計署審計中發現的問題進行組織查處。2016年10月10日,公安部向湖南省公安廳交辦此案。11月8日,湖南省公安廳將此案指定益陽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偵辦。

      益陽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指出,昊坤能源實際控制人顏學海為非法占有國家金太陽示范工程項目補貼資金,派遣公司副總舒賢俊從上海趕往湖南,負責通過北京鑒衡的審核驗收。湖南地區負責人吳太勝具體負責應對北京鑒衡的審核驗收,并隨時向顏學海報告審核驗收工作進展情況。北京鑒衡兩次審核驗收期間,舒賢俊、吳太勝、鄭小亮、顧錫淼等人明知湖南蘭天公司等4家公司的項目建設當時絕大部分未達到金太陽示范工程審核驗收的要求,為應付北京鑒衡的審核驗收,舒賢俊、吳太勝多次組織和指揮被告人鄭小亮、顧錫森以及湖南公司其他工作人員畢培文、崔楊等人偽造租賃企業屋頂發電合作協議、項目現場照片、電力部門的分布式并網驗收意見單和并網說明、發電量統計表等項目審核要求的相關資料;規避驗收人員檢查未建或少建的子項目現場等。

      2016年上半年,國家審計署駐長沙特派員辦事處對湖南蘭天公司等4家涉案公司進行審計,發現了他們的騙補違法事實。針對審計部門提出的問題,顏學海再次指示公司高管劉斌和王國俊(取保候審),安排公司工作人員鄭小亮、顧錫炎等偽造項目平移及企業并網的情況說明、電力部門的并網驗收意見單、項目的現場照片等資料,來應對審計部門的專項審計。

      “第二次審核”

      公安機關指出,承擔專項審核重任的北京鑒衡,未嚴格按照金太陽示范工程的審核要求,未認真履行審核驗收職責,出具了內容失實的審核驗收報告,致使湖南蘭天公司等4家公司通過國家相關部門的審核驗收。

      然而,國家審計署對此看法卻不同。審計部門一份“北京鑒衡認證中心非法獲利的調查”顯示,2011年10月,國家能源局委托北京鑒衡作為唯一一家負責審核驗收金太陽補貼的中介機構。財政部在清算補貼時主要依據北京鑒衡和各省市的上報情況進行審核,且各個省市上報的項目完成情況也是根據北京鑒衡的審核驗收報告。按照約定,項目審核費用均由國家能源局統一撥付給北京鑒衡,被審核單位不承擔任何費用。但審計發現,北京鑒衡在已經獲得國家能源局支付的費用2762萬元后,又再向企業收取費用,并為企業出具符合申報條件的虛假審核報告,勾結企業騙取國家財政補貼。2011~2016年共向262戶金太陽示范工程補貼企業違規收費,非法獲利2578萬元。

      昊坤能源湖南負責人吳太勝供述,4個公司和北京鑒衡簽訂了檢測合同,每家檢測費18萬元左右。北京鑒衡來驗收兩次。第一次是2014年7月初,安澤帶隊前來。因公司很多資料無法提供,他們就走了。10月來了第二次,同樣是安澤帶隊。

      北京鑒衡派來的驗收人員趙明珠也對驗收中的一些蹊蹺事情提出了質疑:“我從2013年開始審核金太陽工程,從沒有第二次審核的情況;并且審核其他項目時,資料都比較齊全,而這4家公司都是一點一點地給,尤其是財務這塊,提供的發票、合同都是復印件。”

      安澤在回答益陽市公安人員的訊問時稱,這是因為時間緊,對一些項目的驗收就依據對方提供的文件資料,得出了項目的裝機容量和建設完成情況的判斷。

      據了解,2017年11月18日,按照益陽市檢察機關的要求,益陽市公安部門以涉嫌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對安澤進行了立案調查,并對其刑事拘留。

      湖南省有關部門的資料顯示,曾有一次,監管幾乎讓顏學海的騙補計劃擱淺。2014年3月,湖南蘭天公司等4家公司提交了金太陽項目的資金申請。湖南省財政廳委托第三方機構長沙博弘工程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對這4個項目進行了進度審核,出具了審核報告,顯示長沙、株洲、益陽、常德4個項目均未完成,因此拒絕撥付資金。但4個月后,4家公司提供了北京鑒衡出具的審核報告和國家電網公司并網發電證明,錢最終流入了顏學海的公司。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環境保護資訊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手机斗牛大厅